沈行

专注吹唐昊。

昊远-问,K市和N市算不算长途电话?2


-仍然短平快,比上次长了一丢丢
-昊远/唐邹,隐性双花
-元旦快乐




2.



“喂?”邹远翻了个身,呼吸平稳,顺手关掉了电视上国家队决赛的复播。


“哼,”电话那头的人轻哼了声,“我们打得怎么样?”


轻缓的呼吸声跨越千山万水而来,刚结束总决赛的唐昊磨着电话柄,单手倚靠在训练室外的走廊栏杆上。夺冠的狂喜和安静的苏黎世一揉杂,被深夜的风吹过脸颊的唐昊方才清醒一点。庆功会留到了明晚,但个个没拿过冠军的、求冠军而不得的、不嫌冠军多的职业选手哪里是那么好冷静下来的,没有KTV,没有酒精饮料,十四个人硬是凭着一腔热忱嗨到了晚上十一点。


张新杰和两个女生早早回房了,喻文州说要回去复盘为下一赛季做准备;王杰希眉毛一挑,说不早了该睡了,叶修趁着天黑自个跑回去了;肖时钦忙着给戴妍琦的手游刷记录,孙翔叫着再来一盘被周泽楷扯住,三个字就让孙翔噤声:“黑眼圈”;黄少天张佳乐闹得不行,后来张佳乐接了个从B市打来的电话乖乖回房,黄少天一看只得偃旗息鼓,跟上喻文州一路絮絮叨叨;李轩和方锐一早就不见了,一个不想熬夜,一个不想陪着这群人熬夜。半迷糊半清醒的呼啸队长环顾四周,在内心里不屑的哼了声,想了想拿上队服外套和房间钥匙,一路快走到训练室。


——锁了。


尼玛,唐昊腹诽。寒夜的冷风刮过,吹起单薄的短袖t恤队服;冷。这是唐昊套上队服外套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唐昊不喜欢穿国家队每人一件的队服外套,觉得土,几秒过后唐昊权衡了一下冻死在这里和看起来土的利弊,抱着反正没有人会看见的心情迅速裹进外套。


出来干嘛,吹了几分钟冷风的唐昊反思。想了想从队服外套的口袋里翻出手机,没怎么仔细看就点了通讯录上最近联系的首位。


然后,他听到了邹远的声音。




3.



“恭喜!”邹远的回答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却是唐昊现在最想听的。

唐昊没忍住勾了勾唇角,笑意顿显。

邹远捕捉到了唐昊的轻笑,直起身,“打完世邀赛就放假了吧,放多久?”

“挺长的,”唐昊没直接回答,倒是没有停顿的带出下一句话,“回K市。”

邹远飞快的回了一句:“好,”

“我来接机。”

唐昊轻哼了声,“带鲜花饼来。”



TBC.


注:

没怎么修改就发了,有BUG的话……

昊远-问,K市和N市算不算长途电话?

-短平快,一个段子
-昊远/唐邹,隐性双花,呼啸全员出场
-跨年快乐



1.


唐昊训练结束之后一定会跟邹远煲电话粥,这已经是呼啸战队除了队长以外全员默认的事。
根据赵禹哲的第一手消息,队长唐昊不默认是因为他觉得煲电话粥这个词不够酷。阮永彬旁敲侧击:“那什么词能形容队长你和邹队的关系?”

“谈恋爱吧,”唐昊坦然。

然后刘皓面无表情地扔了一张唐昊这个月的话费清单在桌上,“好贵的恋爱啊。”

唐昊瞅了一眼,用鼻腔哼了声:“不到当初张佳乐的一半,怕什么。”

“……”来自出身蓝雨的林枫。

“……哇,张前辈工资卡真能刷。”来自由衷羡慕的赵禹哲。

“……可能刷的不是张前辈的工资卡。”来自好心提醒的阮永彬。

“………………”刘皓想我能把你们都扔出去吗?


呼啸经理:唐队能在与联盟其他队长保持交流的同时不动用战队资金,好事啊!



[全职高手]假如他们能看到网络上与他们相关的同人文 2



※出场人物:苏沐秋.张新杰.江波涛.孙翔.喻文州
※主要CP向:伞修.韩张.周江.昊翔.喻黄.
※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戳lo主头像看前一章噢♡
※不虐,带伞哥玩XDD




01. 【苏沐秋】

我就想知道

我到底

是被多少辆车撞死的


——《你们眼中的叶修真混蛋,对着我妹妹和我的尸体还抽烟》








02. 【张新杰】

队长已经这么高了

再长个施瓦辛格的体格

霸图的队服

还穿的进去吗


——《霸图制品,必属精品》










03. 【江波涛】

听说我能从小周的省略号里看出他的意图

这么看的话

嘿嘿

我真牛逼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大海啊大海你都是水,泽楷啊泽楷你都是脸》








04. 【孙翔】

我和黄少天关系有这么差吗

我干嘛

非要叫唐昊唐日天

这样不是显得唐昊很屌?


——《哼,唐昊要是和黄少天搞上了,我就…哼,一个龙抬头打爆他》







05. 【喻文州】

本总裁

好想知道

少天他到底

是怎么勾搭上轮回的周队的


——《少天,要乖,听本总裁的话,知道吗》






#好想打施瓦辛格的tag可是我不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唯愿国泰民安[全职高手][喻郑/王黄/双花/莫橙]

*专注冷cp,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暗搓搓地占个tag。
*古风paro,喻郑竹马设定。
*不虐!








01.




轻弹一首别离,放不下你。远在边城的你,夸赞着我的你。

倚着竹椅的郑轩只觉得一次次看过的春风拂柳,夏荷香溢,秋叶飘零,再到冬寒俱寂——或许还有,只是都一样索然无趣。

——“郑公子!”

当门外的小厮穿过回廊,高声叫着京城中惟他独有的称呼破开仍然如昨的平淡安逸,向来懒怠却又通身公子贵气的郑轩抬了抬眼皮,复而又是一偏头——(懒得理他)安静下去。

在他彻底隐入又一次的梦魇之前,恍惚之间仿若是一位较之郑轩少了些慵懒,而比京城另一位与郑公子交好的黄姓剑客更多了沉稳内敛的翩翩君子,身形消瘦,可面容上是不能够忽视的正色。

“不要!”

梦中的他神色自若,轻轻靠在古镇老墙之侧,“郑轩,别偏激了,好吗?”


他的嗓音还是一样温柔。


一样的让郑轩分不清是虚或实。


可梦里的郑轩并不由真实沉睡着的郑轩神智所操纵,他还是如他此前所梦过的每段相同篇章一样,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替主人唤醒最深处封印着的所思所念的工作。


“不,”那个郑轩态度强硬,“我不想让你去!”


他看见那位喻文州弯起唇扯开了一抹苦笑,“可那本就是我的归宿。”


郑轩怔愣着,并不作答。


“我们天生不同。我被父亲留在这里,你是当地富商寄予厚望的子嗣。长大之后,你应该——赴京赶考,或者安安稳稳的继承家业,娶妻生子。而我的责任,是履行父亲与长辈们的心愿——在边疆,做一个为国泰民安而战的将领。”

……


我从未想明过我们的缘分是否就到此为止。只是每每有将士凯旋归朝,平日懒散至极的郑少爷也会为了你而心怀满满的憧憬,飞奔到街上辨认一个又一个的陌生面孔——那是否代表着我对你还如当年一样执着,我们从儿时便相识的缘份还有余温留在你我身边?


我不知道我为你失望了多少次,可是我仍然坚信着我,还没有因为希望的渺茫而完完全全的绝望——他们说没有消息那便是好消息了,但你所认为的最终归宿,总会使我一天又一天收不住胡乱翩舞的思绪,触摸最不敢触碰的禁地——刀剑无眼。那个我爱的人,是否已葬身沙场?


不,不会的。我不安,甚至徘徊,也开始为之彷徨。

……


我们会像远近闻名的百花庄上的孙哲平与张佳乐一样幸福——哪怕只是终其一生的恋人未满。


有时的郑轩也常走在回廊之上,手握着并不顺手的剑柄,感慨着京城周遭的趣闻轶事——生在微草的王杰希与长在了蓝雨剑派的黄少天虽生来便是纠缠不清的宿敌,也同样是其门派的掌势者——最后却还是相识相知,直至相爱;性情冷僻的兴欣莫凡曾经不也是排斥着京都最为出挑的苏氏小姐的吗?可如今却偏偏是同辈少爷之中最早抱得美人归的一位……身边跟随许久的小厮对诸多热闻仿佛张口就来,在成日都是一副“超脱世外”的仙人模样——却明明只是性格懒散的郑轩耳边絮絮叨叨的左扯一桩,右扯一段。


该说这个社会果然是看脸的吗?小厮直愣愣的看着郑轩俊逸的脸庞上遮不住的困倦——这大好日子的,长了这样一张好面孔的京城贵少怎就总这么没精神?偏生还总有许多小姐为其“世事与我何干”的模样痴迷——这都是什么世界啊?


再一次睡去之时的郑轩反常的做了个好梦——


他梦见有一天,记忆中温润如玉的文州一袭月白长袍向他走来,微微笑着倾诉此路的漫长。


在醒来之前,他这样想着。纵使拿一生来换取这一瞬,我也会一直不悔着的吧?


……


这是最好的时代,因我不必为彻底失去你而伤怀,因我能够一直爱着你,没有什么困难险阻可以阻拦。



喻文州,京都的郑少爷,古城的轩少,正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遥望着远离的你,单恋着不知归期的你。


唯愿国泰民安。



——我们都是长行的旅客,向着同一的归宿。





-  T   H   E      E   N   D -

【全职高手】【男神x你】女朋友是个老司机是什么感受?



※出场人物:张佳乐.莫凡.周泽楷.方锐.孙哲平.黄少天.
※或有OOC.


·张佳乐
很喜欢玩我的辫子
然后研究
她资源里那些攻我的男人
帮我擦头发的情节靠不靠谱

——《媳妇儿放下剪刀,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大孙剪我辫子我一定揍死他你信不信——》



·莫凡
经常
说我
和她的资源里
闷骚的不一样

——《你看着我我真的闷骚吗》



·周泽楷
拉着

看…GV
评价他们的脸
和身材

——《其实…都没我帅啊…》



·孙哲平
每次我说我和张佳乐真没在一起
就严肃的批评我
说我要叫张佳乐叫乐乐


——《你告诉我我还是不是你男朋友,为什么你要那么关心我称呼别的男人》



·方锐
资源看完了
问她要
网盘里都是
嘿嘿

——《感觉永远也看不完她的资源,不过她存那么多GV到底是干嘛的》



·黄少天
本剑圣的媳妇
永远能用她的黄段子
堵的我无话可说


——《媳妇儿这次我真的不想说话》

[全职高手]假如他们能看到网络上与他们相关的同人文



※出场人物:叶修.韩文清.张佳乐.莫凡.戴妍琦.
※主要CP向:伞修.真·双花.莫橙.肖戴.


·叶修
能不能
不要再写车祸了
全中国加苏黎世的车都不够撞沐秋的

——《还有那个一手养大的媳妇,你过来我们谈谈人生》



·韩文清
霸图的钱包没有那么多
霸图是很正常的战队
霸图不是黑帮
我不是黑帮老大

——《我真的是直的,不信问新杰》



·张佳乐
我头上
真的没有花
有亚军总比没有好
干嘛要一直揪着这个梗不放
而且乐爷我真的不会哭着找大孙


——《你乐哥不是林黛玉,真正的男人敢于直面没有冠军的惨淡人生》



·莫凡
我有嘴的,起码我会吃饭
我不喜欢吃瓜子,起码我会订外卖
我不是仓鼠,起码我也要是个男的仓鼠
一七一招你惹你了



——《队长也没有那么喜欢看肥皂剧》



·戴妍琦
我真的
不会每天都幻想
让别的男人来上我的队长这种事
真的不会


——《其实肖戴,比起ALL肖,也不错》


【全职高手】【黄乐】哦,你的幸运E掉了。


※标题渣,逻辑喂狗,文力不足,uu体,傻白甜向_(:з」∠)_
※大坑慎入。



1.
张佳乐曾对天发誓过他没有得过冠军的原因绝不是因为幸运E这种玄乎其神的东西。
只是自从和黄少天一起去了台球房后,张佳乐表示他其实还是挺适合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幸运E的。
不知道死不承认会不会遭雷劈,张佳乐揉着惺忪的睁不开的眼瞳望着天花板边放空边想着。

2.
其实在台球房那天,张佳乐总感觉自己受到了语言和肢体的双重攻击。
那边那个黄少天,你不要以为你把球放下我就看不出来你想扔在我脸上了好吗?!
哦,那边的小姑娘,请你不要用你那种看基佬的眼神看我可以吗!!
老子正经八百的直男好不好!!!
不过在张佳乐和黄少天在一起的那个夏夜,张佳乐表示他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有吗?
胡扯什么啊是吧,哈哈哈。


3.
后来张佳乐把他的惨痛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孙哲平。
远道而来给张佳乐过生日的孙哲平:……张佳乐你还有这本事?下次你试试看能不能吸金呗。
张佳乐:……谢谢你啊大孙,真谢谢你。
据说张佳乐在遥远的未来真的尝试过他的属性能不能和软妹币起反应,最后的最后还是被孙哲平一巴掌糊在脑子上了。
孙哲平:张佳乐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蠢?
听说了事件原委的叶修评论:张佳乐你怎么不试试吸我身上的冠军气呢。
张佳乐:……
张佳乐表示,哦,他不想表示。


4.
哦,话题偏了,继续说台球厅。
张佳乐那天一身运动休闲服,小辫子一晃一晃的。
用张佳乐的话说这叫英姿飒爽。

5.
“两位是情侣吧,一男一女长得也般配。”
然后张佳乐一句我哪里娘了卡在嗓子眼里痛不欲生。
张佳乐:……
黄少天:……………………………

6.
“我了个去啊!你他妈怎么看出我和他是情侣啊!老子正儿八百的直男!别逗了!”张佳乐一口气堵在胸口,深吸一口气后使劲的扯着嗓子吼着。
据说张佳乐脸都黑了一度。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当事人形容,那脸色堪比霸图的韩文清。

7.
黄少天一直没说话的原因很简单,被吓懵了。
张佳乐一直处于暴走状态的原因很简单,他也被吓懵了。

8.
“抱歉抱歉,先生你这长得挺秀气的……”礼仪小姐一脸惊恐的道歉着。
“……”
“……”
哦,原来我长得挺秀气的。张佳乐自暴自弃的想着。

9.
站在台球桌前的两人同时静默了。
“……那啥,乐啊,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其实真的长得挺像女的的。”黄少天猛灌了口水,飞也似的飙了语速然后乖乖闭上眼睛一脸任君宰割。
玩家张佳乐看了隐藏BOSS黄少天一眼。
玩家张佳乐发动攻击:扫堂腿。
玩家张佳乐发动技能并触发隐藏效果:“黄少天我去你大爷的!!!”

10.
被认作是女性对于张佳乐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被认作是女朋友…这个就有待商榷了。
所以张佳乐现在看着要和他抢球杆的黄少天,总有一种嫁错了人的感觉。
呸呸呸,张佳乐在脑子里狠狠的扇了胡思乱想的自己一个耳光。
想什么呢,不抽死他丫的。

[全职高手][伞修]式微,式微,胡不归



※古代将军AU.设定伞哥赴沙场生死不明。
※伞修伞修伞修重事三。
※不虐。

———————————————————————————


式微,式微,胡不归?
远方的稻香隔了三里嗅得,远方的少年隔了千里是否再也见不得。


生死之差,咫尺天涯。


我还有留下一场,只想等一个再见已希望渺茫的人超越。

世有叶修曾与挚爱相约潇洒一生,可惜爱人数年前已在战场消逝,美娇娘香消玉殒,从此心灰意冷,不婚不娶之论。早已传遍大街小巷。

自叶将军执剑大败敌军后,举国欢腾,至今已是一派欣欣向荣之象,海晏河清。


可是你看不到了啊。这盛世。

沿路朱红的宫墙染上岁月的影迹,伴着羌笛渐渐,叶修倚靠着凉席沉沉睡去。





战争,从来都不只是将士的以命奋战和沉重的伤亡人数,每一寸透着寒光的盔甲都诉说着家乡亲人的思念与牵挂。

长河落日,一身的甲胄在夕阳的余晖洒下时拖出长长的影子。逆光行走的两人互相勾着手指,到最后直接演变成了一人扯着一人的手腕。


曾忆声声铿锵。

“沐秋,我们要赢。让他们的士兵成为失败的典范。”

“当然了。”

后来,他们真的取得了胜利。

如你所愿。叶修挣扎着,那无边的往事中隐含太多不堪回首,那人披着浴血的战衣时无以言喻的悲伤肃穆,恍若正朝着天边前行的步伐,更有从此分道扬镳的两支军队。


半梦半醒间,一声叹息悠悠飘过。

“阿修。”


“我们会死的吧。”


不会的。


不会的。


不会。


深藏在心中的感情磅礴欲出,出于安慰也好,出于慰藉也好,回答在喉腔中兜兜转转,当时的叶修最后也只能象征性的将凝望远方的少年往怀中搂了一搂,旋即松开。



温热的体温触感在叶修怀抱中只停留了一瞬。

或许这辈子都无法挽回了。哪怕是点点余温。

陷入沉睡的叶修自嘲的想。



苏沐秋……是怎么离开的呢。

短短的疑问如大海抛石,十数年过去,便是叶修也已模糊了记忆。


思绪飘零。


黄沙漫天。


烈酒刺喉。


摔碗为誓。


剑指江河。


分道为战。


只是一人生死未卜。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笙箫声渐响,渐远。

若今夕一别,一别永年。

苍山负雪,浮生尽歇。



曾经的曾经,叶修想过的,抛了他们的长枪,洗干满身的血味,从此潇洒一世。

哪有什么美娇娘,有的不过是离家未归的少年郎。


“若我平安归来。”


“自当与君共饮三杯酒。”


“一杯敬天地圣恩。”


“一杯敬家中上下。”


“一杯敬你我少年英勇,无畏于战场。”


我愿不婚不娶。


我愿长守军营。


只盼君归。



窗外淅淅沥沥,睡梦也难以安稳。

枝头自有鸟雀嬉闹,叶修怔怔的朝着树边的人影兀自发愣。


耳畔似是那人声音回响,却又近在耳边。

真实的让叶修恍惚。


——“叶修。”


——“叶修。”


——“叶修。”


“你,是否还认得我?”


认得。

苏沐秋!


灼灼的目光追随着那人逐渐虚化的身影。

“……不要走……”


“我啊,当然不会走了。”


“我会一直,一直看着你。”


不论生老病死。


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笑靥如花。


当真似了美娇娘。

















“将军,怎么了?无故发呆做什么。”






-Fin-